当前位置:王中王王中王救世网 > 小说 > 变革之外传统的延续,生命的奇迹源自内心沉睡

变革之外传统的延续,生命的奇迹源自内心沉睡

文章作者:小说 上传时间:2019-08-22

艾斯特像从梦中被惊醒一样,心慌意乱地侧耳细听。但就在这时,大门终于被推倒了。一个黑压压的人流猛地涌了进来,整个大厅突然充满了咆哮和喧闹,那喧闹愈演愈烈。好像还有数千人等在外面在起哄。欣喜若狂的火把突然像贪婪的手一样高举起来,它们的迷乱的血染似的光落在那些粗野的被盲目的热情扭曲了的面孔上,从这些面孔上射出的狂热的目光好像充满犯罪的渴望。艾斯特现在才模模糊糊地料到她在半路上碰到的这个阴森的团伙的意图。第一阵劈啪的斧头砍落在讲坛的木头里,画像呼啦呼啦地倒在地上,雕像全被折断,咒骂和嘲讽旋风般从这黑压压的浪涛中倾泻出来。火把像被这愚蠢的举止吓坏了似的,在这浪涛上不安地跳动。这洪流混乱地朝着主祭台涌去,对什么都是又抢劫又捣毁,又诅咒又亵渎。圣饼像白色的花朵撤了一地,长明灯嗖的一声被野蛮的拳头砸飞了,就像一颗流星穿过黑暗。越来越多的人往里边挤,火把也越来越多,不停地闪烁。一个画像被烧着了,火苗一伸一伸地冒得老高,像一个急速跳动的火蛇。一个人伸手抓住管风琴;它那些被打碎的管子发出的错乱的音调尖声响着,像求助似的穿过黑暗。人影出现了,像来自癫狂迷乱的梦境。一个满脸是血的放肆的家伙在其他人野兽般的狂吼下用圣油擦他的靴子,破衣烂衫的无赖穿着补丁摞补丁的大主教的长袍趾高气扬地摇来摆去,一个怪声尖叫的妓女在她散乱的肮脏的头发里插着一个闪着金色圣者光环的小雕像。盗贼用圣器举杯痛饮红葡萄酒。在大祭坛旁有两个人手持闪光的战刀为争夺一件镶宝石的圣体祭器打得不可开交。妓女们在教堂前跳着的醉人的舞蹈,喝醉酒的人对着圣盘呕吐,愤怒的人用闪耀的斧头无情地打碎眼前看到的一切。这喧闹和粗声粗气的骂声、尖锐刺耳的怪叫联成一气,组成一个千奇百怪的大合唱;这狂暴,像一股讨厌的浓重的瘟疫气息,冒着浓烟升腾到那些黑色的顶点,它们脸色阴沉地向下看着这火把跳跃的火焰,对于这绝望的人的讥讽来说它们仿佛是静止不动的,不可企及的。艾斯特藏在祭坛的阴影里,已经处在半昏迷的状态。她觉得,所有这一切都是一场梦,像虚假的幽灵似的一下子就会消失。但是,第一批火把已经冲进了侧面的过道。这些人为盲目的热情所鼓舞,像喝醉了酒似的。全身颤抖着,跳过格栅或劈啪一通砍断格栅,推倒雕像,从圣龛上撕下圣像。短剑在不停颤抖的火把的光亮里像火蛇似的闪闪发光,愤怒地捅破柜橱和带着被打碎的框架倒在地上的画像。那黑压压的人群带着他们冒着浓烟的不停颤抖的火光踉踉跄跄向前走来,越走越近。艾斯特屏住呼吸。更深地紧贴在阴影里。由于恐惧和痛苦的等待,她的心都停止了跳动。她还不知道,眼前发生的事件意味着什么,她只感到害怕,突然的难以控制的害怕。几声脚步向前走来。一个魁梧的粗野的汉子一斧子砍断了格栅。她以为已被人发现。但就在随后的一刻,她看出了这些侵入者的意图。这时,在侧面祭坛上,圣母玛丽亚的雕像随着一声尖利的死命叫喊,被砸得粉碎,落在地上。她心中的恐惧减弱了;他们还想把她的画像也消灭,那是她看见他们借着不稳定的火把的光又吆喝又嘲讽地把一个个画像强拉下捣乱踩坏的时候,才完全弄清楚的。她的全部思想迅即集中在这样一个可怕的闪电般震颤的念头上:他们是要戕杀那幅画像,这画像在她迷乱的梦中早就是她的孩子了,早就是同她自己的活着的孩子一样的孩子了。眨眼间,一切都亮起来,如同沉浸在一束刺眼的光线里。一个思想,她平时就有的思想,此时此刻千百次地涌现,在她心中点起了一火:要救这个孩子,她的孩子。在这一刹那,梦想和现实在她心中绝望地交织在一起。这些宗教狂破坏者向祭坛冲来。一个斧头高高地举在空中——就在这一瞬间,她失去了一切清醒的思考能力,跳到那幅画像前张开双臂去加以保护……这简直就像施了魔法一般。斧头从那只无力地垂下来的手里咚的一声沉闷地落在地上。而从另一个人僵硬的拳头里嘶嘶响着掉下去一个熄灭的火把。这一幕,像一道闪电,惊动了这醉汉般吵吵闹闹的人群。只有一个人的喉咙里声音越来越低地咕噜着:“圣母……圣母。”所有的人都面色死灰,全身颤抖地站在那里。有几个人双膝抖动着跪下来祈祷。没有一个人不怔怔地战栗。这不可思议的幻觉般的场景压倒了一切。对她说来,毫无疑问,这里就是发生了一个人们常提到的被证实了的奇迹:这位显然具有那幅画像特征的圣母,保护了那幅画。当他们看到这个少女容貌几乎和那幅栩栩如生的画像一模一样时,他们的被鞭打的良心受到了感动。他们什么时候也不如这转瞬即逝的一刻里更虔诚。但这时又有另外一些人冲了过来。火把照亮这伙呆若木鸡的人和这个半呆的紧紧压在祭坛上的少女。喧闹吞没了静默。一个妓女的尖叫声向后传去:“前进……这是酒店老板的那个犹太姑娘。”魔力突然破了。这伙被侮辱者羞愧而愤懑地冲了上去。粗野的一拳把艾斯特打到一边,她趔趔趄趄走了好几步。但她挺住了;她在为画像而战,这幅像就好像是她自己的血热的生命。她操起一个很重的银烛台,盲目愤怒地极为顽强地对着那些圣像破坏者打去;一个人骂骂咧咧地冲过去,又是一个人怒不可遏地跳到了前面。一只短剑像一道短暂的红色的闪电只一触动,艾斯特便摇摇晃晃地倒下去了。祭坛的碎片一片一片地像下雨似的落在她身上,她再也感觉不到疼痛了。圣母的画像跟这孩子,圣母的画像跟这受伤的心,在这惟一的一下斧砍之下双双地倒下去了。咆哮的人群继续冲击着;这群掠夺者从一个教堂跑到又一个教堂,大街上充满了无法遏止的喧闹。一一个令人恐怖的夜降临在安特卫普。惊恐和震颤带着这个消息潜入家家户户,在锁好的大门的后面跳动着一颗颗胆怯的心。但的火焰像一面旗帜飘扬在全国的上空。那位老画家听到了袭击圣像的消息以后,这一夜也是在难以克制的恐惧中度过的。他双膝颤抖着,抓住一个耶稣受难像,划着十字发誓要拯救那幅曾赐给他神之恩宠的画像。这是一个疯狂的,阴郁的夜,令人恐惧的思想一直折磨着他。天刚放亮,他在家里就呆不住了。来到教堂前,他最后的希望崩溃了,就像一个人被砍倒了一样。门都被撞破了,破布和碎片以及血污的痕迹在告诉人们圣像破坏者走过的无情的道路。他吃力地踏步穿过黑暗走向他的画像。他双手向圣龛抓了抓。但他没抓着,他抓了一个空,然后双手无力地垂了下来。他心中的信赖,多年来他在虔诚的感恩歌里唱过的信赖像被掠走的燕子一样突然去了。他终于控制住了自己,打了打火。火石打出了一个短暂的亮光,照亮了眼前的一个景象,他一见便吓得踉踉跄跄地往后退。在被砸碎的一堆废弃物中间的地面上躺着那幅意大利画家的悲哀可亲的圣母画像,那圣母的心已被短剑刺穿,正流着鲜血。但被刺穿了心脏的不是画像,而是人,是那圣母本人……当场急速闪起的亮光又熄灭时,他的前额上已渗出了冷汗。他以为自己做了一场噩梦。但当他再点着灯时,他认出了艾斯特,那少女带着致命的创伤躺在那里。通过一个与众不同的奇迹,她——他的圣母画像的活的化身,展示出了那个陌生画家的圣母特征和她的流血致死的命运……这便是一个奇迹,一个众所周知的奇迹。但是这位老人再也不愿意相信奇迹。他看见她,看见他晚年这朵温柔可爱的花已经死去,躺在他的那幅被砸碎的画像旁边,就在这一刻,他的灵魂上响着虔诚信仰的琴弦一下子被扯断了。在他心中活了七十年的上帝只一分钟便被他否认了。难道赐给如此之多的创造者幸福和未来辉煌的明智仁爱的上帝之手就是为了无目的地重新把她拉进黑暗?这不可能是一种意志,只能是一种恶作剧般的意志的游戏!只是一个生命的奇迹,不是神的奇迹。这是偶然事件,像成千上万匆匆而过的事件一样,交错纠缠,自行解决,不再是奇迹!难道在上帝那里善良的纯真的灵魂如此之少,以致他在懒散的游戏中把她抛了出去?他第一次站在教堂里怀疑上帝,因为他曾相信他是伟大的,善良的,现在却不再理解他的道路了。他低头朝这个年轻的死者看了好久,她曾经多么温顺地把那么多傍晚的时光灌注在他最近几年的生活里。当他在她裂开的双唇四周看到显而易见的极乐时,他便变得更仁厚,更正直了。谦卑恭顺又来到他善良的心上。难道他真的可以问一句,是谁创造了这奇迹,使这个孤独的少女为圣母的荣誉视死如归?他可以不可以论一论,这是神的意旨,还是生活的安排?他可以用语言把他所不知道的爱藏起来吗?他可以因为不理解神的本性而反对神吗?这位老年人一阵战栗。此刻他觉得很可怜。他感到,在这漫长的七十年的岁月里,他一直孤独地迷失在神和生活之间,他曾想彻底理解那简单但又模糊的事物。难道那不曾是照耀在蓓蕾绽开的少女头上的发生同样奇异影响的两颗星吗?难道它们——神和爱——不曾在她们心中合而为一吗?第一缕晨光悄悄地照射在窗前。但这晨光并没有把他照亮,因为他对即将到来的新的一天,对他在如此漫长的年月里走过来的生活不再有任何向往,他曾被生活的奇迹所触动,但从未被完全照亮。他心神安定地感觉到自己现在已接近那最后的奇妙的事物,这再不是假象和幻梦,而是永远的模糊不清的真实。桑仁译

这女孩惊讶地望着他,因为听到这充满温柔和被净化的爱的、深沉的银铃一样的语调而感到无比讶异,这语调第一次透过酒店里烟雾缭绕的黑暗迎向她扑来。她脸上流露出那些成年累月渴望爱抚的人和那些有朝一日以惊愕的灵魂接纳她的人的那种微微颤抖的惊恐,感觉到他的双手的温柔和他两眼脉脉含情的善良。当她得到这个人的温柔时,在逃犯内在的眼睛里出现了她已故祖父的面影,被遗忘的银铃又在她心里敲响,敲击的声音是那么大那么欢快,一直穿过所有的脉络,上升到咽喉,弄得她答不出一句话。她只是红着脸使劲儿点头,几乎像在气头上,突如其来的动作似乎笨拙而生硬。她怯生生地满怀期望地跟着他来到他的座位前,半坐在他身旁,没有去挪动那个长椅。P22

在君士坦丁堡现存的查士丁尼统治时期纪念建筑中,迄今为止最重要的是圣索菲亚大教堂,即圣智教堂。

文字出处《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 茨威格中篇小说选》,江西教育出版社。茨威格著。 韩耀成 高中甫等译。2016年8月第1版,2016年8月第1次印刷。字数565千字。

拉文纳的早期拜占庭时期开始于东哥特人统治期间的526年,这一时期最重要的建筑是圣维塔莱教堂。它代表了一类主要起源于君士坦丁堡的拜占庭建筑。平面为八边形设计,中心部分为圆形,外有回廊包围,由罗马的圣康斯坦萨墓庙演变而来。

有一次,这个画家觉得他一生已经画了好几百幅虔诚的宗教画了,现在竟然失去了画一个庄重面孔的能力,他本人好像觉得只有神的相貌才是庄重的。他找过那些按小时出卖面孔供人作画的女人,也找过那些出卖自己肉体的女人,他还找过市民的女子和脸上闪现心地纯洁之光的温柔可爱的少女。但每当她们很近地站在他面前,他想描上第一笔时,总是感觉到她们凡俗的人性。在这个人身上,他看见金黄色的贪食的肥胖,看见那在爱的搏斗中纵情玩笑的举止粗野的贪婪;在另一个人身上,他感觉到那隐藏在段时闪光的少女前额之后的空荡荡的平庸,那些妓女粗鄙的步态和暧昧的大腿的弯曲简直令他惊异不止。他觉得世界突然变得如此荒凉寂寞,所有这样的人都在他周围浮动,他觉得那神性的呼吸似乎已经泯灭,处处充塞着那些贪婪和女人有人放的肉体,她们再也不知道什么是神秘的童贞,不懂得什么是一身清白地献身于另一个世界的梦想的微弱的恐惧。他羞于打开那些装着他个人作品的皮夹,因为他觉得他好像离开了大地,好像自己有罪似的,因为他选择粗俗的农民做耶稣基督的殉道者,选择丑陋的女人做他的女仆。P12

一走进圣索菲亚大教堂,一切重量感都消失了。空无一物,唯有一个膨胀的空间,半圆室、穹隅和穹顶就像一面面鼓起的风帆。穹顶似乎在飘浮,当时人们将其描述为“光芒四射的苍穹”,因为它的下方就是一排密密的窗户;真实光和反射光似乎把穹顶与支撑它的拱券分隔开了。中堂的墙上开了大量窗洞,其效果颇似透明的镂花窗帘。镶嵌画的金光一定使这个“非现实的幻象”更为完满。这种“幻象”的意图明显。

以下是我书中那些打动我的文字,被我一一记录在册以供日后再次温习,希望你也会喜欢这些文字。

圣像《基督》与希腊罗马肖像画的联系是明显的,这不仅表现在蜡画法的运用上,还表现在基督脸部和颈部的光影渐变上,使人想起同样以蜡画法绘成的古罗马法尤姆妇女肖像。蜡画色彩鲜艳、笔触活泼。基督为正面观,目光坚毅,与观者建立了直接联系,脸部造型,惟妙惟肖,表现了早期拜占庭艺术品中的精神与物质的二元分化。

他们两人在人群中间孤独寂寞,这样他们更为接近相亲。在两人中间性的差别已经无足轻重;在一个人身上这种思想已经熄灭,仅是把虑化过回忆的暮年光辉投向他的生活而已;对少女而言,她还没有意识到她女性的朦胧的情感,性对于她来说仅是一种柔和的,非常模糊的和不安的无定向的渴望。在他们中间还竖有一堵脆弱的并已摇晃起来的墙;种族和宗教彼此陌生的墙,血统的差异必然越来越感到陌生和敌意并引起一种猜疑,正是由于猜疑,伟大的爱才迟迟没有到来。若是没有这种意识不到的立场,少女早就把她继续起来的高尚的爱强烈地流露出来了,会哭泣着投入老人的怀抱,并向他袒露她内心的恐惧和增长的渴望,她孤独日子里的痛苦和欢乐;但她只在目光和缄默中,在不安的表情和暗示中泄露出她灵魂中的秘密,因为,每当她感到心中的一切要宣泄出来,她最深处的感情要用清晰的喷涌而出的言辞表露出来时,一种神秘的力量就像一只看不见的手似的抓住他,把要说的话压了下去。P25

图片 1

《生命的奇迹》是《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 茨威格中篇小说选》中的第一篇小说,这篇小说情节简单,胜在心理描写极其出彩,其中打动我的也正是这些细腻的文字,每看完一部书都会给我带来很多感触,这些感触有些幼稚可笑有些感人至深,但我都会把它们细心记录下来,作为自己成长的见证,希望靠着这些发自内心的文字可以遇见一个更好的自己。

《圣母与圣子在圣徒与天使间升座》。6世纪末。木板蜡画,68.5×49厘米

对于画家来说,自己倾心画出的作品宛如自己的子女,当画家感到教堂没有看到那副画像挂在墙上,而是跌落在地上,还有那个女孩像圣母一样躺在冰冷的地板上。

胜利女神的形象两次出现:一次在皇帝右上方,另一次是一尊小雕像,被左边的罗马军官托在手中,右边佚失的嵌板上一定也有一个相同的形象。斯基泰人、印度人甚至狮子和大象象征着查士丁尼征服的土地,他们都来朝见进贡,而一个大地化身的人支撑着查士丁尼的脚,象征着皇帝一统世界。他作为凯旋将军和帝国统治者的身份得到了基督来自天国(太阳、月亮和星星)的祝福,基督的形象刻在一个大圆饰里,由两个天使一左一右托举着。

在她头上飞速出现一片光辉,它没入头发中间,宛如是从那里面发出一种内在的光,温柔的运动与嬉戏的光结为一体,无意识同梦幻般的回忆连在一起,这一切组成一幅飞快完成的美丽图画,由玻璃般颜色绘成,稍有活动就会破碎。

《皇帝查士丁尼及其侍从》(Emperor Justinian and His Attendants)。约547年。镶嵌画。拉文纳圣维塔莱教堂

她是酒店老板的女儿。这句话如晴天霹雳炸裂在每个暴徒的耳中,心中那股戾气瞬间突破所有的禁制再次作祟,对于圣母的化身也不再有所畏惧,于是暴徒鼓勇而上,踏碎教堂里所有可以被毁灭的,当然包括那副画像及那个女孩,一个无辜的女孩。

雕塑 
除建筑装饰和一些石棺外,早期拜占庭雕塑主要是以象牙和银为材料的浮雕。雕工精美的双联板《征服者查士丁尼》颇显古典遗风,纪念的是皇帝在意大利、北非和亚洲取得的胜利。

生命的奇迹,窃自揣度,应该是那些可以唤醒心中的善的力量可以让一个人洗心革面,对于画家来说那个女孩所呈现出的圣母气质就是奇迹,对于那个女孩来说,唤起她内心深处爱意的孩童就是奇迹。这些奇迹之所以会发生是因为画家曾经创作过无数化作,而女孩则经历过太多沧桑,这些化作及沧桑就是内心那些沉睡的力量,这些力量会在你体内蛰伏平时或许你不曾体会到,但它就在你体内与你一同成长,直到某个时刻你将她们唤醒,奇迹就此出现。

图片 2

他是否还可以称自己是艺术家,因为他变成了这个样子;他一生中是否仅仅是一个辛勤的画匠而已,就是只会把颜色涂抹上去,如同一个手推车车夫向工地运送石头。P13

《皇后狄奥多拉及其侍女》(Empress Theodora and Her Attendants)。约547年。镶嵌画。拉文纳圣维塔莱教堂

主人公在酒店与朋友买醉,与妓女贪欢,突然接到母亲病危的电报

象牙浮雕《天使长米迦勒》也属于查士丁尼时期,它借鉴了更早的古典牙雕。威严的天使长由希腊罗马艺术中带翼的胜利女神演变而来,甚至包括显出四肢柔软线条的衣料,也让人想起牙雕饰板《征服者查士丁尼》上的胜利女神。古典风格在此已成为一种表现基督教内容的有力工具。天使所宣告的力量不属于今世,他也并非身居尘世。

他高兴这种转变,他也更爱艾斯特,因为他在她身上看到了年轻的强烈的和善良的本能,他指望这些本能比他的努力更快地粉碎她承袭下来的抗拒和封闭。她知道,在她把祝福和希望给一个幼小生命的同时,她对他,一个老人,一个行将就木者的爱就在耗损和减少。P42

圣像是要作为逼真的画像来教导和启迪崇拜者。人们认为基督、圣母玛利亚、圣徒或天使本尊就存在于画像之中,所以相信圣像能够为信徒祷告。它们被认为拥有奇迹般的治疗能力,一些圣像还被带到战场上或高悬城门之上,有效地为信众提供了图腾保护。早期圣像是以蜡画法绘制的,即将颜料悬浮在热蜡中,选择这种媒介就是为了使圣像耐久。

正当他为此发愁的时候,在街上看到了一个符合他要求的女孩,一个被人从战乱中救出的寡言的女孩。因为遭遇过战乱所以女孩怯于面对陌生人,即便是在自己家里酒馆面对那些客人也是难以从容面对,何况一个外来人,还是一个画家,所以女孩最初是抗拒画家的请求,但是女孩为了摆脱酒馆里那种让人厌倦的氛围,便答应画家要求,从最初忐忑不安到最后心甘情愿抱着一个陌生小孩当模特,其中内心变化被作者用细腻的笔触记录下来,从天然抵触一个陌生小孩与自己在肢体上有任何接触,虽然这种接触没有任何无妄的欲望,当女孩无意识中对那个躺在她怀里的小孩对自己的接触产生一种浓厚情感时,她便习惯于抱着小孩那种奇特的感觉,甚至对这种感觉产生依赖,以至于当小孩被它母亲抱走她痛苦不堪,这种被人强行把自己倚重的小孩带走的感觉无异于撕心裂肺,这种感觉让她痛不欲生,直到她走进教堂看到画布上的孩子的画像,四目相对平时那种温暖的感觉在心田重新泛滥那颗不安的心才渐渐平静下来。

从神学上说,它们涉及一个基本问题,即人与基督代表的神之间的关系。而且对许多人来说,圣像已取代圣餐成为表现虔诚的焦点,这令一些人感到不快。从社会和政治角度来说,这场冲突是教会与政府之间的权力之争,虽然两者在理论上统一于皇帝一身。冲突起于拜占庭权威的低谷期,那时崛起的穆斯林大大削减了帝国的疆土。

图片 3

偶像破坏论战
查士丁尼时代之后,绘画、雕塑和建筑等拜占庭艺术的发展被偶像破坏论战打断了。这场论战始于726年,肇因是拜占庭皇帝利奥三世颁布了一条禁止宗教肖像的法令。
这场论战有着深刻根源。

老人梦幻似的望着婴儿和少女,他两在光的嬉戏中变得如此亲密,有如从遥远的梦境中他突然忆起意大利画家几乎被忘却的绘画和他对上帝的虔诚。他再次觉得他听到了上帝的呼唤。但他这次没有陷入梦幻而是把全服力量都倾注于这一时刻。他急迫地把握住婴儿双手的动作和少女往常是那么冷漠而今是如此温柔的表情,仿佛他要使这易于消逝的瞬间变为永恒似的。他感到他身上的创作力量像年轻人的热血一样。他的整个生命是一次搏斗,是一次陶醉,是这一瞬的光和色的允吸,是他作画的手的一种塑性和捕捉。这一刻,对于上帝力量和无垠的生命的充实之秘密她没有像现在这样感到就在近旁,他想到不是这一瞬间的奇迹和迹象,而是它的永存,是他本人创作了这一刻。P41

图片 4

为了给祭坛作画,于是托人请来一位画家,没有足够金钱及关系请动那些有名气的大画家,只有一位为了急着离开故地的无名小卒愿意前来效力,但这位画家到来之后几个星期仍然未动笔,因为画家执意要找到一位可以十足体现圣母气质的女孩做自己的模特,这样一位不食人间烟火的女孩自然是凤毛麟角所以画家迟迟无法拿起画笔开始工作。

圣索菲亚大教堂沿用早期基督教公堂式教堂的纵轴布局,中堂的主要特征是空间广大,接近方形,上覆巨大穹顶。每一端都有半穹顶,因此中堂像一个大椭圆形。圣索菲亚大教堂是已知大规模运用穹隅穹顶的最早例证,此类穹顶有着持久的影响力,它成为拜占庭建筑以及后来的西方建筑的一个基本特点。

他误解了她,认为奇迹已经出现,他一向寡言少语,现在上帝在这个伟大的时刻赠予他一个雄辩的火热的舌头,就像从前赠给那些走到人民中间去的预言家一样。他认为这种战栗是一个寻找到了通向真正的和充满幸福的信仰之路的少女怀有的一种即渴望又畏惧的幸福感;她颤抖不安,摇晃不定,像突然燃起来的一束火把,火焰还在闪烁不定地升高,随即在它成为稳定的火柱之前又缩了回来。这个错误的想法是他的心充满了喜悦,误以为一下子纠结进了房他那极为遥远的目的地。P29

图片 5

这个小女孩的内心虽然从最初的惶恐不安渐渐走向安静,但是小镇里面的居民却日益变得暴躁直到过节那天所有人昔日面孔上的善良被邪恶替代,那些温和的平民,操着各种营生的人都变成整齐划一的暴徒,他们如汹涌的河流淹没着一切他们眼中所见,当然也包括那座教堂,正当暴徒们要将那副画像摧毁的时候,小女孩心中的恐惧感瞬间转变成无比勇敢的力量,她挺身而出以自己绵薄之躯试图与成群结队的钢铁洪流对抗,彼时,所谓生死已经不再顾惜心中所念皆是那副画像,画像上有自己最好的面容与怀中那个给自己带去过无数温暖感觉的孩子,正当暴徒们要清除他们眼前的障碍时,他们被眼前女孩那神似圣母的面孔震慑,无一不匍匐在地顶礼膜拜,对他们来说圣母是不可亵渎丝毫的神祗,所以他们甘愿自己为她驱使暴徒心中的戾气在那刻荡然无存。如果没有人曾经见过小女孩,那么他们就会把小女孩当做圣母供奉,但毕竟这只是如果,我的一厢情愿,我惟愿小女孩没有被人认出来,惟愿小女孩可以借着圣母的力量保护那副化作及让那些暴徒们停止作恶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图片 6

圣维塔莱教堂外部,拉文纳

图片 7

插图书籍 
早期拜占庭的插图书籍中也能见到经过改造以适应宗教叙事的古典风格。《维也纳创世纪》,其中有《圣经》第一书的希腊语文本,插图画面饱满,类似于我们见过的镶嵌画。白色的高光和紧贴身体的飘逸衣袍使画面跃动起来。

图片 8

圣维塔莱教堂内部,拉文纳

圣索菲亚大教堂外部

图片 9

《天使长米迦勒》,双联板中的一扇。6世纪初。象牙,43.3×14厘米。伦敦大英博物馆

图示中的这一页表现了雅各故事中的一些场景。在前景中央,雅各与天使角力,然后接受了天使的祝福。这幅画表现的不是单个事件,而是整整一系列的事件。

圣维塔莱教堂前廊的位置偏斜不对称,内部装饰奢华,正与其内部的复杂结构相契合。这些镶嵌画表达了政治权力与精神权威的结合,反映了拜占庭皇帝的“神圣王权”,并将这对皇家夫妻尊为教堂施主。

圣像 
在查士丁尼时期,宗教圣像为艺术表现提供了另一个焦点。圣像通常表现的对象是基督、升座圣母或圣徒,是个人和公众用于礼拜的物品。这类图画是在基督教早期从希腊罗马的饰板肖像发展而来的。

《雅各与天使角力》(Jacob Wrestling the Angel),出自《维也纳创世纪》。6世纪初。染色皮纸,粉彩和银粉,33.6×24厘米

图片 10

从查士丁尼时代起,集中式穹顶教堂就彻底统治了东正教世界,正如公堂式设计过去完全统治中世纪西方建筑一样。

图片 11

图片 12

图片 13

圣索菲亚大教堂

早期拜占庭艺术
在早期基督教艺术和拜占庭艺术之间没有明显的地理或年代界线。在6世纪以前,西罗马和东罗马的特点难以区分。东西方之间的政治和宗教差异也形成了艺术分裂。

谢谢阅读!

《征服者查士丁尼》。约525—550年。象牙,34.2×26.8厘米。巴黎卢浮宫

《基督》。6世纪。木板蜡画,84×45.5厘米。埃及西奈山圣凯瑟琳修道院

《耶稣受难与偶像破坏者》(The Crucifixion and Iconoclasts),出自《赫鲁多夫诗篇》。843年之后。犊皮纸蛋彩画,19.5×15厘米。莫斯科国家历史博物馆(State Historical Museum)

图片 14

正如查士丁尼的宫廷史学家普罗科庇厄斯所述:“人们无论何时进入这个教堂做祷告,他们都会马上理解,这件杰作并非出自任何人力或技巧,而是依靠上帝的影响。于是他们的精神仰望上帝并得到升华,他们感到主并不遥远,而且一定十分喜欢住在这个主亲选的地方。”

圣索菲亚大教堂内部

圣像引人注目,用了多种风格来表现不同的人物类型。他们是典型的早期圣像,但他们的头部相对于木偶般的身体来说太大。后方有两个天使仰望天空,缥缈得近乎空气,都与古罗马画像相似。

在查士丁尼统治时期,君士坦丁堡成为东部帝国的艺术和政治之都。这个时代最重要的杰作,如圣索菲亚大教堂,反映了一些人所说的黄金期。许多杰出作品也保存在拉文纳,如饰有一系列著名镶嵌画的圣维塔莱教堂。传统感在拜占庭艺术发展中起着强大作用,甚至之后几个世纪的作品——不管是圣像、插图书籍还是小型浮雕。

本文由王中王王中王救世网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变革之外传统的延续,生命的奇迹源自内心沉睡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