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王中王王中王救世网 > 小说 > 铁黄院子,出水水沟葱水上飘

铁黄院子,出水水沟葱水上飘

文章作者:小说 上传时间:2019-11-06

另外一人也急了,“那你来,有本事你把它弄好!” 斯文人不蹦了,恨恨道:“反正你那方法肯定是不行的!” 其他几个人纷纷劝着,“别吵了,别吵了,吵又不解决问题,现在紧要的是赶快想出个可行的办法,留给我们的时间可不多了啊!” 两人停止了争吵,和其它几个人重新围在了电脑前,看着屏幕上的数据各自皱眉,不时地指指点点,提着意见。 有一个人是坐在大厅深处的沙发里,看见熊老板带着刘啸进来,就迎了上来,“熊先生,您来了!” 熊老板点了点头,回头看着围在电脑前的几个人,“还没有恢复过来?” 那人摇头,“这几个人都是我们请来的国内数据恢复专家,他们已经试尽了办法,还是不行。” 熊老板指着刘啸,“这位是刘啸,他的计算机水平很不错,我带他过来试试。” 那人看了看刘啸,有点没放在心上,刘啸最近天天跑出去给人做系统,累死累活的,此刻身上又穿了件破工作服,看起来就和建筑工地上的民工没什么两样。所以那人只是稍稍点头,道:“老板已经联系上了国外的数据恢复专家,此刻已经在天上了,估计很快就能到海城。” 熊老板有些不爽,这话明显是信不过自己带来的人,虽然他自己也信不过刘啸。熊老板很不满意地咳了两声,对刘啸道:“刘啸,你过去看看,和大家一起琢磨琢磨,争取想个办法把数据给修复了。” 刘啸应了一声,走到电脑前,看那几个人还在皱眉,就道:“麻烦让一让!”说完,刘啸分开众人,接过了电脑的鼠标键盘,点上去看了看,发现要修复的是一个数据库文件,此刻无法打开,一打开就提示数据有损坏。 刘啸把自己的工具包甩到身前,打开软件包开始翻检起来,之后挑出一张盘,插进光驱,他要把自己的检测工具复制到电脑里。 其他那几人反正也想不出什么好办法,索性退到一边,任由刘啸在电脑上折腾,反正他们也不看好这个民工似的年轻小伙,甚至觉得和刘啸站在一块都有点掉身份,他们可都是国内的权威和专家啊。 刘啸也不在意,运行了工具去分析这个数据库文件,人就站在电脑前,手指敲着桌子,等着分析结果出来。 外面一阵脚步声起,然后就走进几个人来,前面领路的人道:“马科斯先生来了!” 正在和熊老板聊天的那人又赶紧迎上前来,“马科斯先生,欢迎你,这次全拜托你了!” 马科斯也不知道是哪国人,反正说的不是英语,叽哩哇啦一顿,前面领路的人就翻译了,“马科斯先生问要修复的数据在哪里,是不是现在就可以动手?” “当然当然!”那人顺手一指刘啸这边,“要修复的数据就在这里!” 翻译一哇啦,就看那马科斯头一甩,他身后的一男一女两个助手便提着个大包来到电脑前,把刘啸往旁边一推,然后打开包,一件件往外掏:鼠标、键盘、耳机、便携式笔记本……,然后再把电脑上原有的鼠标键盘全部摘掉换上。 刘啸的眼镜差点没跌破,这样的情景让他想起了小武表弟,不管走到哪里,小武表弟总要带着自己的游戏专用键盘鼠标,只是刘啸不知道这恢复数据还有“专用”的键盘鼠标。好容易把自己的下巴颏扶住,刘啸心里暗暗骂道:“妈的,老子今天总算是开了洋荤,长了‘见识’。”,回头去看,几个国内的专家权威也都傻了。 那两助手刚换完键盘鼠标,刘啸就看见自己的工具弹出提示,“数据分析完成!” 刘啸本想过去看看的,却见马科斯那边已经卷起了袖管往这边冲。 “破累死!”刘啸很大方地让出电脑,往后退了两步,他倒想看看这个洋和尚能念出什么洋经文来。 几个国内专家也靠近了几步,如果洋和尚能修好,那就是偷师,如果修不好,就是看热闹。 两助手各自抱了一台笔记本站好,那洋和尚便开干了,只见他头往左边一甩,女助手就上前一步,拿着笔记本迅速记下一个数据;头再往右一甩,男助手便上前一步,报上一个数据;洋和尚的头甩来甩去,他身后的助手就跟着节奏,来来回回地上前退回、上前退回。 刘啸乐了,这配合,就是国家排球队的国手们都要自愧不如,不过这一穿一插的,还真好看,观赏性丝毫不逊于小区的老年秧歌队。 洋和尚似乎是甩得有些头晕,终于不甩了,改为咳嗽,咳一声,女助手上前,咳两声,男助手上前,一时屋子里就咳了个此起彼伏,“咳!咳咳!咳咳咳!” 刘啸终于受不了,捂着耳朵往远处躲了躲,谁受得了这没完没了的咳啊。洋和尚虽然也咳得挺有节奏韵律的,但翻来覆去就这么一个音节,未免也太过于单调了,咳得众人嗓子眼都一阵阵发痒。 “靠,洋和尚这功夫还真不是吹的!”刘啸一脸担心地看着那洋和尚,“要是换了我,估计早都咳出血来了。” 刘啸这边正在乐呢,那边的熊老板似乎也忍受不了了,这洋和尚看起来也太不靠谱了,他过来走到刘啸身边,“刘啸,你认为这个马科斯如何?” “专业!”刘啸无限景仰地看着马科斯的背影,“相当得专业!” 熊老板皱了皱眉,“我没问他的架势和派头,我是问他的水平!” 刘啸摇了摇头,心想这人是你们请来的,你们事先不打听清楚,现在倒跑来问我,我怎么会知道,我又不和马科斯熟,不过刘啸还是道:“等会看吧,说不定他还真是个高手,把那数据给恢复了呢!”,嘴上这么说,刘啸心里却一点不对这个马科斯抱什么希望。 马科斯咳嗽的频率越来越低,最后彻底哑了火,绕着电脑左三圈右三圈地转,似乎是在想解决问题的办法。周围众人也终于是顶不住了,这热闹看得可真够累人的,纷纷寻了位子坐下,静候洋和尚的佳音。 刘啸那边和熊老板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倒是大概弄清楚了数据库文件被损坏的原因,机器感染了病毒,杀毒的人在剔除病毒的时候,不小心把数据库文件也给剔除了一部分,最要命的时,杀毒之前数据库没做备份,而这数据又很重要,所以熊老板也是慌不择路,连刘啸这个只有一面之缘的人都拉了过来,死马当作活马医。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那洋和尚还是没动手。刘啸此时又把崇敬地目光投给了那两个助手,洋和尚不摇头不咳嗽了,那两人就象个电线杆子一样戳在原地,众人坐着都嫌累,就是洋和尚自己都得不时地扭扭脖子扭扭屁股,而那两人抱着电脑站在那里,却依然精神奕奕。 洋和尚似乎是想出了办法,突然爬到电脑前,将键盘敲得山响,众人来了精神,起身往电脑前聚去,想看看洋和尚要怎么做。 谁知众人还没靠近,那洋和尚便身子一直,耸了耸肩,嘴里叽哩哇啦一阵爆豆子。 翻译开口了,“马科斯先生说了,他擅长的是恢复被删除的数据,这个数据不属于此类范围,所以他本人对此无能为力。” 马科斯又呜啦了两句,翻译再翻:“马科斯先生说了,他的技术绝对是世界一流的,就算硬盘被烧成了灰,他也能把上面保存的数据恢复过来,遗憾的是,我们的这个数据库文件也不属于此类。” “屁!”刘啸终于忍不住了,你没本事就说没本事,整这么多借口干什么,还吓唬人,搞毛了老子就给你烧个硬盘,然后捏一撮灰喷你脸上,看你小子能不能把这撮灰变成数据。 马科斯说完,一咳嗽,他的助手便开始卸键盘鼠标了。 “对不起,再见!”马科斯憋出两句中文,转身带着自己的助手闪人了。 屋子里众人面面相觑,一时竟是回不过神来。熊老板和那个看不起刘啸的人面色就愈发难看,这下可怎么办呢,国际国内的专家都整不好。 刘啸还是很不爽,嘴里骂骂咧咧地就到了电脑前,打开自己刚才的那个工具,点了确定,便出现了一份详细的检测报告。 刘啸把报告看完,道:“损坏的数据总有十处,分别为03年7、8、9三月,04年4月,05年3、9、10月,以及07年4、8、11月。” 熊老板的眼睛亮了起来,急忙走到电脑跟前,声音都颤抖了,“那……那能恢复吗?” 刘啸摇摇头,“没有受损的部分,我可以拯救出来,但这十处受损的数据有点难办,我还无法确定能不能恢复。” “先抢救没受损的数据!”之前看不起刘啸的那人象是抓到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我们现在就拜托你了,你一定要把这数据恢复过来!” “我只能尽力去做,但不敢给你保证!”刘啸打开自己的软件包,又开始翻检起来,“这个损坏的数据库文件是你们从其他地方复制过来的,所以我分析不出来它到底是怎么损坏的,恢复起来很难。” “那如果给你看原文件,你是不是就有办法恢复?”那人急忙问到。 “那也得看具体情况!”刘啸一边说着,一边又把一张盘插进光驱,嘟囔道:“既然你们知道数据这么重要,为什么不做好备份呢?” “备份每天都做!”那人有点郁闷,“就是前天没来得及做,结果就出了问题!” 刘啸大汗,“那还整这么麻烦干什么?你去把大前天备份的数据拿来,我再从这受损的数据中把前天的数据分离出来,不就得了!” 专家们顿时都傻了眼,没想到自己熬了两天都没解决的问题,竟然被这个“民工”如此轻松就解决了,为什么自己之前就没有想到这个办法呢?数据专家有些郁闷,他们跟那个马科斯一样,擅长的是恢复数据,而疏于数据库结构的研究,你给他们一块被格式化了的硬盘,他们不费吹灰之力就能把数据恢复,但要他们从受损的数据库文件里分离出无损数据,那就很难了。 那人有点激动,“好好好,我现在就让人把备份送过来!”,说完就掏出手机准备打电话。 “你等等!”刘啸开口了,皱眉看着屏幕,他自己的工具打开了数据库文件,“看来没那么简单!” “啊?”那人刚刚暴涨的热情顿时熄灭,“怎么回事!” 刘啸叹了口气,“这个数据库文件被病毒感染了,后来剔除病毒的时候,非但没删干净,还损坏了里面的数据,结果就造成了现在的这个情况:无损的数据和残余的病毒代码混杂在了一起,无法分离。”刘啸指着屏幕上的一堆乱码苦笑。

“那怎么办?”熊老板还算沉得住气,看着刘啸,“既然你能分析出原因,你应该有办法把数据分离出来吧!” 刘啸沉眉,道:“办法倒是有!只是我以前从没碰到过这种情况,也没有试过,所以……” “没事!反正数据已经坏了,大不了它还是个坏,你尽管去试吧。”熊老板表了态,现在国内国外的专家都没办法,反正都是个死,倒不如让刘啸去试一试。 “那好,我尽力试试就是了!”刘啸点点头,回头对着那人,“你刚才是说,被病毒感染的数据库文件没有备份,对吧?” “对。”那人也是头痛不已,“不然也不会这么被动了!” “病毒只感染了这个数据库文件吗?”刘啸继续询问。 “不是,服务器上的文件都被感染了!” 刘啸追问:“那其他的文件呢?你们是不是也做了清除病毒的工作?” “没有,我更换了新的服务器,所以其他的文件都还在!” “那好!”刘啸总算是喘了口气,“你们立刻去那服务器上取个文件,要被病毒感染的,随便什么文件都可以!” “好好好!”那人慌忙点头,“我这就去办!” “别急!”刘啸喊住那人,“还有之前你们剔除病毒的那个专家还在不,我需要知道他是怎么清除病毒的,具体的算法我必须知道。” “好,我把那专家也一块叫来!”那人说完,看刘啸再无吩咐,赶紧着去安排了。 刘啸回头看着熊老板,“熊老板,还得麻烦你的车再送我跑一趟,我得回趟家,家里的电脑上有比较全面的病毒库,我需要这个病毒库来做个判断。” “那走吧!”熊老板二话不说,率先开道:“我亲自陪你去!” 刘啸上车说了个地方,司机便发动了车子。 “刘啸,损坏的文件你已经看过了,你估计恢复它的可能有多大?”熊老板开口问到。 “这种受损的文件修复起来比较困难,反正我尽力就是了!”刘啸叹了口气,“就好比是一座大楼,你把它拆了,然后再照原样盖一座,很简单。但如果大楼的龙骨突然被人抽走了,想要维持大楼的原状就很困难,甚至要付出比盖十座这样的大楼还要多的代价。” “这个我明白!”熊老板忧色更沉,道:“就算是花费一百座大楼的代价,这个文件也必须恢复,你明白吗?这份数据很重要!” 要修复的文件肯定都是有价值的,但刘啸想不出来什么文件能够价值一百座楼,不过他还是说道:“熊先生你也不必太担心,根据我的经验,只要方法得当,要恢复数据应该是不成问题的。” 熊老板这才稍稍宽心,闭目躺在靠背上,不再说话。 刘啸到家取了自己的电脑,和熊老板再次返回那白色小院,那人已经等在了那里,屋子还多了一个三十多岁的人。 看见刘啸背着电脑进来,那人忙上前接过电脑,道:“你要的东西我们都取来了,这位就是之前负责剔除病毒的专家。” 那三十多岁的人上前一步,微微点头,“卫刚!” 刘啸迟疑了一下,这个名字自己很熟悉。卫刚,反病毒界高手中的高手,人送外号“风清扬”,人人都说卫刚精通反病毒的“独孤九剑”,任何病毒到了他手里,那就算是走到了尽头,他能轻而易举地将病毒连根拔掉。刘啸急忙伸出手,“卫前辈,久仰大名!” 卫刚淡然一笑,“前辈不敢当,我只是比你早入行了几天而已,咱们这行靠得是实力,比得是技术,资历是不能作数的。呵呵,这不,我捅的娄子今天还得你来收拾呢。” “这是我的荣幸!我会尽力的!”刘啸咬了咬牙,“我把它视为一次挑战。” 卫刚听出了刘啸话里的意思,笑着拍拍刘啸的肩膀,“好!够直接,我喜欢,我接受你的挑战。”他把刘啸拖到电脑前,拿出一个U盘,“这里面是我对这个病毒的研究分析,还有我上次剔除病毒的算法和工具,如果你还有什么不清楚的地方,尽管问我。” “谢谢前辈了!”刘啸把U盘接过,转身朝那人要了自己的电脑打开,“你取的被病毒感染的文件呢?” 那人也忙递上另外一个U盘,“在这里。” 刘啸先把被病毒感染的文件复制到自己电脑里,谁知刚一复制过去,自己电脑的报警器就开始响了,提示发现病毒! “咦?”刘啸有点意外,病毒竟然是自己病毒库中已经存在了的,那这个病毒应该不稀奇才对,为什么卫刚还会大意地剔除失败呢。 卫刚也看见了报警,围上前来,道:“怎么?有什么不对吗?” 刘啸点开报警器的报告,扫了一眼,回头看着卫刚,凝眉道:“这种病毒,我以前见过!” “见过?”卫刚大出意外,“你什么时候见过?真是奇怪,为什么我的病毒库中竟然没有。”卫刚很震惊,要论病毒库的容量,他的绝对是国内最全的,为什么单单就漏过了这个病毒呢。 刘啸点点头,“确实见过,不过……” “不过什么?”卫刚急忙问到。 “我是说现在的这个病毒和我以前见过的稍微有点不同,应该是个变种!”刘啸的眉头皱在一起,他也有点想不明白,这个病毒明明被自己抛到了廖氏,而且自己还做了防范措施,为什么它能感染到廖氏以外呢? 刘啸赶紧用工具打开这个被病毒感染的文件,他得确认一下,虽然报警器显示这是修改过的wufeifan病毒,而且还有自己修改的痕迹,但他觉得这绝对不会就是自己修改的那个变种。 旁边的卫刚有点着急,“那你上次是在哪里见到过这个病毒?” “卫前辈听说过终结者论坛吗?”刘啸问到。他说的终结者论坛,便是他经常去的那个民间反病毒爱好者的论坛。 卫刚点头,“这个我当然知道,但我已经很久不去了,以前那里的几个高手后来都被各大公司给招安了,现在那里已经没有什么高手了。” “一个多月前,这个病毒的原始样本就是在终结者论坛公布的,有人公布过清除的方法,还发出预警,说这种病毒的变种很快就会袭击网络。”刘啸说这话的时候,心里竟是小小得意,一切都在他的预料之中。 卫刚一愣,随即叹气,“看来反病毒界是英才辈出,后起之秀还真是不能忽视,如果我能稍微谦虚谨慎一些,也不会栽这个跟头。”说完他看着刘啸,“那你应该知道清除这个病毒的方法吧?” 刘啸点头:“知道是知道,但我还得再分析一下,现在这个是病毒的变种,删除的方法肯定会稍微有点变化。”刘啸说完顿了顿,斜眼瞥着卫刚,“我听说这种病毒的壳很难脱掉,之前有人用了一个多月才成功脱掉了它的壳,卫前辈能在这么短时间内办到,技术高超四个字你是当之无愧的。” “哪里哪里!”卫刚摆摆手,道:“说起来不怕你笑话,这种病毒的壳我两年前曾经碰到过,那时候是用在一个木马程序上。当时我捕获到木马后,一直脱不掉壳,后来我还到终结者论坛发过求助帖,可惜没了下文,最后我也是花费了两个月的时间才脱掉了这个壳。我记得很清楚,当时那个木马的作者叫做wufeifan。” 刘啸的眼睛就直了,世界真是太小了,谁能想到卫刚这样的高手还会穿着马甲到论坛上去向人求助,而且求助的对象会是当时还很菜的自己,更让刘啸想不到的是,自己两年后竟然还能见到那马甲的主人。如果卫刚知道这些事,估计他会把眼镜都跌碎了,不过卫刚能把这事坦然说出来,倒让刘啸钦佩不已,这比自己见到过的龙出云、邪剑两人的气魄要大出去好多。刘啸没把这事挑明,问道:“那卫前辈知道这个wufeifan是谁吗?” 卫刚摇摇头,“我也追踪了两年,但关于这个wufeifan的资料我一点都没得到。” 刘啸“哦”了一声,趴在电脑前,专心致志地研究起那个文件。 这个病毒的变种确实是刘啸修改的那个,它在局域网中的传播方法是独一无二的,这是刘啸从踏雪无痕那里改进来的方法。但是这个变种明显还被人修改过,有人给它添加了向廖氏之外传播的方法,让它从廖氏逃逸了出去,病毒的隐蔽性大大加强,最重要的,它添加了新的功能。刘啸把它在虚拟系统之中运行,发现病毒在机器里打开了一个后门,病毒不断地监听这个后门,在等着自己主人的命令到达,一旦命令到达,这个病毒会瞬间将一台好端端的电脑变成肉鸡。 “有人在利用这个病毒培养僵尸网络!”卫刚在一旁提醒。 刘啸点点头,这个他当然知道,病毒无限制地感染下去,会有很多台电脑中招,如果病毒不发作,这些电脑表面看起来和正常的电脑一样,可一旦病毒的主人发出了命令,所有中招的电脑瞬间都将被控制利用起来,这就是所谓的“僵尸网络”了。 刘啸不关心病毒主人的目的,他关心的是这个变种是谁修改的,按理说只有邪剑才能接触到这个病毒,但邪剑没有理由,也没有动机去培养僵尸网络;而且病毒变种里的作者名字没有被修改,还是wufeifan,如果说这是wufeifan修改的,动机是有了,但他又是如何知道这个病毒在廖氏的企业网内爆发了呢? “难道……”刘啸心里冒出一个大胆的设想,如果邪剑=wufeifan…… “你想到清除病毒的方法了?”卫刚看刘啸站在那里半天没个反应,便出声问到。 “哦?”刘啸回过神来,愣了一下,道:“可以清除掉,我来试试!”刘啸说完,在自己的电脑里翻了翻,找出一个工具,这是他之前为廖氏预备好的病毒清理工具,他原本打算难为邪剑一段,就把这个工具投放到廖氏去,但他没想到的是自己很快就被张春生赶出了张氏,到了海城,他就把这事给忘了。 当下刘啸运行这个清除工具,把那个被病毒感染的文件中的病毒代码给剔除掉。 “卫前辈你看看!”刘啸指着被修复了的文件,“你检查检查,看是不是剔除干净了?” 卫刚上前只是稍微一瞄,道:“完全修复了!”,不过他心里倒是狐疑不已,这个刘啸刚才还说剔除的方法会有所不同,现在直接拉出工具就把病毒剔除了干净,难道他还能未卜先知,来之前就把工具给预备好了? 刘啸没察觉出自己刚才的疏忽,笑道:“那就好,看来数据恢复大有希望!” 他身后的熊先生一闻此言,顿时轻松了不少,锁着的眉头不禁舒展开来,兴奋地等着刘啸的下一步动作。 刘啸将受损的数据做了一个备份,其中的一份他想复制到自己的机器上,这样比较稳妥点,但一复制就被提示没有权限。 那人走上前来,“不好意思,这些数据都很重要,不能外传,所以……” 刘啸表示理解,当下把备份放好,然后把自己的剔除工具复制了过来,将数据库中的残余病毒代码剔除掉,之后他打开数据库一看,喜道:“成功了!” 说完他直接动手,将数据库中最后一天的记录分离了出来,做成数据库文件,然后对那人道:“好了,你把这个文件拿去,然后和你们之前的数据库备份合并到一起,应该就没什么问题了。” 那人很激动,赶紧复制了,着人拿走去试,回头对刘啸连连道谢。 “我有个疑问!”卫刚打断了众人,冷冷道:“我想知道,我之前的剔除失败的原因在哪里,还请你不吝赐教!”卫刚虽然问的是自己为什么会失败,但他想知道的却是刘啸为什么能这么轻而易举就剔除掉了病毒,甚至刘啸看不都不看一眼自己之前的剔除算法。 这不得不让卫刚怀疑,他无法解释,为什么刘啸会提前准备好清除病毒的专杀工具。 PS:回到老家了,上网不便,还老是停电,尽量争取有电的时候多码一些.大雪封山,一块煤都出不来,发电厂休息了。

牛熊二人显然没听明白,大眼对视一下,然后齐齐望着刘啸。 “我刚才看了一下你机器的恢复记录,一个星期前,有人做了第一个备份,几小时后又做了第二个备份,到现在为止,共有过五次恢复行为,其中有两次是更新并恢复到第二个备份,另外三次是将系统和硬盘数据恢复到第一个备份,这最后一次的恢复时间,便是今天凌晨的四点多。”刘啸看着熊先生,“这个时间,熊先生应该是在睡觉,此时能够将电脑启动并且恢复的人,我想只有你的家人了。” 熊老板大概明白了刘啸的意思,“你是说我家孩子把我的文件删除了?” “不是删除,是恢复到备份状态了!”刘啸笑了笑,“一个星期前,你的电脑上肯定没有这份文件的,后来才有了。” 熊老板点了点头,“这倒是对。” “这就象是我们在看书翻页,你明明翻到了下一页,但有人趁你不注意,又给你翻回到上一页。” “我明白了!我明白了!”熊老板拍着脑门,“原来是这么回事!” 刘啸笑了笑,“如果熊先生丢失的那份文件很重要,我可以为你恢复,只是有点麻烦,我今天也没有带工具,要恢复也得等下次来了。” “重要倒是不重要!”熊老板似乎还没绕过弯来,“我就是想不明白,我孩子为啥要把我的电脑来回恢复呢。” “这就不是我能解决的了!”刘啸笑呵呵看着熊老板,“这得熊老板你自己去弄明白了!”拍拍工具包,刘啸道:“如果熊老板再没其他的问题,那我们就先回去了!” 牛蓬恩也忙站了起来,“熊哥你放心用,这次绝对不会再出现什么问题了。” “不着急走啊!”熊老板客气道:“我给你们沏茶,喝了茶再走!” “不了不了!”牛蓬恩连连摆手,“谁不知道您熊哥是个大忙人呐,我们就不打扰了,有事您再吩咐。” 出了楼,牛蓬恩有些不放心,盯着刘啸问道,“熊老板的机器真的没问题了?” 刘啸微微点头,“我看没什么问题了!” “最好别出什么问题!”牛蓬恩嘴里嘀嘀咕咕,“否则咱们全得玩完!” 刘啸有点纳闷,难道熊老板电脑的好坏,还能决定了一个公司的死活不成?何况自己还真没看出来这个熊老板哪里厉害。 牛蓬恩一脸忧烦,回头往熊老板所在的楼层看了看,然后夹着皮包,奔自己老爷车去了。 刚进公司的门,马姐就开始喊了,“刘啸,领出工单!” 刘啸皱眉走了过去,“又是装系统?” “不然还能是啥?”马姐把单子往刘啸手里一塞,“别磨蹭了,赶紧去,客户还等着呢!” 刘啸往工单上一瞄,心里顿时哇凉,客户的地址距离这里至少十公里,自己蹬自行车过去的话,又得在太阳下暴晒一个小时了。刘啸苦笑,自己本想着来小公司能够轻省一些,谁知道脑子是轻省了,胳膊腿却遭了罪,装系统本身就没啥技术含量,这对刘啸来说,就是个纯粹的体力活。 刘啸背起水壶、工具包,准备出门,路到门口的时候,牛蓬恩开了口,“刘啸……”。 刘啸站住了脚,看着牛蓬恩,他似乎是有话要说,可等了半天,也没等到下文,刘啸刚准备开口,就见牛蓬恩又摆了摆手,“你先去做事吧!”,说完锁着眉头踱进了自己办公室。 熊老板的电脑似乎是好了,至少这几天是没有坏的消息传来,牛蓬恩的眉头这才有点舒展,今日他特地没让马姐上班,让她去找熊老板的太太打麻将去了。刘啸不用猜,都知道这是过去探口风去了,只是刘啸一直都很纳闷,不明白牛蓬恩为什么那么害怕熊老板。 下午快下班的时候,马姐回来了,远远看出,她的眉心都拧快出了一把麻花。 牛蓬恩顿感不妙,赶紧问道:“怎么样?” 马姐摇了摇头,没说话。 “电脑没修好了?”牛蓬恩急问。 “修……倒是修好了!”马姐坐到椅子上,“可是还不如没修好!” 牛蓬恩脸上的汗就出来了,“你倒是说清楚啊,什么修好没修好的,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熊老板的电脑是彻底修好了,而且原因也找到了!”马姐叹了口气,“他儿子今年不是读初三吗,熊太太就把孩子的电脑给没收了,不让孩子耍,本是想让儿子好好念书。谁知道这孩子还挺精,半夜等熊老板和他太太都睡了,偷偷地在熊老板的电脑上打游戏,这不,前天晚上被熊老板给抓着了。” “那怎么就不好了呢?”牛蓬恩有点晕,“上次刘啸去,不就说是他孩子在捣腾电脑嘛,这判断得挺准啊!” “准是准!可现在熊老板家全乱了套,那孩子正和他们夫妻干架呢!”马姐唉声叹气。 这下牛蓬恩也傻了,修不好吧,是自己无能,熊老板要生气;可这修好了吧,又整出这么个麻烦事,估计熊老板会更生气,这叫个什么事,自己怎么着都讨不到好。牛蓬恩瞪眼看着刘啸,想骂两句吧,却又不知道该骂什么,刘啸又没错。 “狗日的!”牛蓬恩也不知道骂了谁一句,然后拽着马姐进了办公室,估计是想辙去了。 第二天上班,牛蓬恩一脸的疲色,嘴角竟长出个火疖子,进门谁也没看,直接进了自己的办公室。大家往牛蓬恩身后看去,往日和牛蓬恩前后脚的马姐竟然也没影,看来马姐今天是不会来了。 刘啸坐在椅子上等了半响,终于接到了一个活,有个客户的电脑出了毛病,需要人去看看,亮哥给刘啸开了工单。刘啸背起水壶工具包,准备出门,一脚刚踏出公司的门,正好有人要进公司的门,两人差点就撞到了一起。 “对不……”刘啸赶紧道歉,抬头去看,就有点惊讶,“熊先生?怎么会是你啊。” 熊老板笑呵呵地看着刘啸,“你这是要出门啊?” “对!接了个活,要出去!我给你喊老板!”刘啸说完,转身冲里面喊道:“老板,熊先生来了!” 话音刚一落,就听“哐当”一声响,牛蓬恩忙不迭地从办公室里撞了出来,“熊……熊哥,您怎么有空来我这公司啊。”牛蓬恩说完就冲公司里的人喊道:“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欢迎熊老板!” 一众人等急忙起身鼓掌。 刘啸看也没什么事了,心想客户那里还等着呢,就要闪人。 “刘啸,你等一等!”熊老板突然开口喊住了刘啸,“我有点事,想和你商量商量!” “呃?”刘啸有点摸不着头脑,心想你熊老板有事也不可能找我商量吧。 “大牛,你办公室方便不?我想和刘啸单独说两句!” “方便,方便!”牛蓬恩赶紧打开了自己办公室的门,“您尽管用,咱们之间还用客气嘛!” 熊老板当即进了办公室,刘啸皱皱眉,看来自己只好去听听熊老板的事了,进办公室之前,他把那出工单塞到了牛蓬恩的手里。 “刘啸!”熊老板看刘啸进来坐下,这才开了口,“我记得你上次说,你能恢复被删的数据?” 刘啸点了点头,“会倒是会,不过这得看具体的情况,有时候可以恢复,有时候不能恢复。怎么?熊先生要恢复那份文件?你的那个没有问题,我可以恢复!” “这我知道。”熊老板点了点头,“我的那个文件不重要,用不着恢复。” “那熊先生的意思是?”刘啸有点纳闷了。 “我是想问问,假如这个文件不是被删除了,而是被破坏了,你有没有办法恢复?”熊老板看着刘啸,神情有点严肃。 “这……”刘啸顿了顿,“这个不好说,得看是因为什么被破坏的,只要找到原因,想要恢复数据应该不难。” “这种事情你以前做过没,有几分把握?”熊先生求证着。 “这个没法给你做保证,不过我之前倒是做过很多的数据研究,恢复数据应该还可以应付吧!”刘啸呵呵笑着。 “哦!”熊先生沉眉思索了一会,“那这样吧,你跟我跑一趟,我朋友那里有份很重要的文件被损坏了,这个事情还得你多多费心。” “熊先生不用这么客气,这是我们公司的业务范围嘛,那我们是不是现在就走?”刘啸问到。 “嗯,现在就走!”熊先生说完站了起来,率先出了办公室的门,“大牛,刘啸跟我去办点事。” “好好好!”牛蓬恩连连点头,还不忘嘱咐刘啸,“熊老板的事情,你一定要办好。” 刘啸跟着熊老板下了楼,就看熊老板的车已经等在了那里,是一辆德国原产的豪华奥迪,司机看见熊老板过来,急忙拉开了车门。刘啸不由有些惊讶,这熊老板倒是有趣,住的房子一般般,车子倒是不错,还专门配个司机。 熊老板上车也没开口,司机便一路开车前行,刘啸对海城并不是很熟,只知道车子七拐八拐,最后拐到了一条林荫大道,这条路似乎有些历史的,两边的树又粗又壮,看来得有七八十年了。 车子停到一个白色院子外面,熊老板招呼刘啸下车,“一会进去,你只管专心研究你的数据,别的事情,不要多打听。” 刘啸“唔”了一下,表示知道,抬头看打量这座白色的小院子,墙是白色的,墙里的房子也是白色,是上世纪初期的那种欧式建筑,看来这房子的历史比它外面的树还要久远一些。刘啸的眼光从墙上瞄过,就不由一惊,在墙头的拐角隐蔽处,他竟然看到了红外报警器,再仔细一看,这院子上的报警器还真不少,交织成一张密不透风的网,一般人看不出来,但刘啸前一段时间给张氏搞安全设计的时候,查了很多资料,后来又从蓝胜华那里看到过不少的监控报警仪器,因此对这个还算是半个内行。 刘啸跟着熊老板的身后进了白色院子,心里狐疑不已,猜测着这院子里到底住的是什么人。进了大厅,就见大厅里几个人围着一台电脑,正争了个面红耳赤。 其中一个带眼镜的人,看起来很斯文,此刻却一蹦三尺高,指着另外一个人大吼,“放屁,你的那方法根本就不可行!”

本文由王中王王中王救世网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铁黄院子,出水水沟葱水上飘

关键词: